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专区  »  【不要H】(第一部)

不要H


字数:131731字
下载次数: 57






第一部



白净的少年躺在同样雪白的大床上,嘴被布料堵得严严实实,双手、双脚被 四副手铐牢牢的拷在床上。

男人的手覆上他的腰,唇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没错,被他束缚在床的男 人是他这两年的床伴,他甚至爱上了他,可是……他在接触他后的半个月就知道, 他是个卧底,是个欲将他送进监狱的卧底的事实!?

贴到他耳边,轻声的说:「昨天晚上……忘记告诉你,那是……我们的最后 一夜。不过,好象你已经这么想了?呵……」

——他知道,他今天要把得到的证据送去局里,他甚至在最后一刻都希望他 不要那么做,可是——他没有。

手向下滑去,隔着裤子握住了对方的要害,他在发抖……浑身都在发抖,他 知道……眼前的男人有多可怕,可是他现在连求饶都没办法。

「听说你从警校出来就开始做卧底,因此女朋友都快跟你吹了,这次是最后 一次吧?把我毙了你想怎样?娶老婆生孩子?呵呵……」握紧。

「唔——!」

「你知道伤害我的下场吗?」脸上笑容依旧,但手上的力道却更重了,「你 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是我让你活到今天……懂吗?」

他甚至要疼昏过去,血已经从裤子的布料中渗出来,他终于放开了手,他站 了起来,伸手进裤兜掏出一把水果刀,在他俊俏的脸上比画。

「你让我从哪里开始?」

……?


第一章

冬天,一个寒冷的深夜,昏暗的房间中,一个男孩稚嫩的声音哀号着……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不要!」被皮绳绑住的少年无助的哭泣着,背 后的男人却又在他雪白的背上留下了一道血红的伤痕。

男人胖胖的身体站了起来,在抽屉里翻出一个巨大的阳具,少年绝望的看着 它,男人果然将它瞄准了他小小的洞口。他贪婪的笑了,舔舔嘴唇,把那巨大的 冷物刺进了没有润滑过的干涩洞穴。少年的泪水越落越多,却再没了哭喊的力气, 男人恶魔般的笑声充斥在他耳里,拿着那可怕凶器的手猛的收回,再用力的捅进 去,仿佛要将他捣碎。

身下的血液不住的流淌,少年因浑身的疼痛而颤抖不已,男人用胶布贴上了 他的嘴,用湿布覆上了他的鼻子,无法摄取空气的少年无力的挣扎着,男人从他 破损的内壁里抽出了那巨大的凶器,肥胖的身体靠过去,把自己短小的欲望塞进 用血液润滑的幽穴,粗粗的手指还不停的摩擦着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痕。

好痛……好痛!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单纯的疼痛,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 是抵债品,他家欠这个男人的钱,所以他要任由他摆布。

不要哭啊,这根本就是自己自愿的……可是真的好痛哦,好痛啊!快不能呼 吸了……谁来……救救……

门响了——不是敲门声,而是砸门声。背后的男人有些惊恐的站了起来,还 没等他穿上裤子,一群男人就走了进来,带头的是一个一头黑发、戴黑框眼镜的 男人,他长得很斯文,但一双细长的眼睛里却流露着险恶与威严,让人不禁的恐 惧。

他刚要说话,背后就又凑过来一个,他一身的黑色,手上戴了一副黑色的皮 手套,进来就抱怨:「哥,你就害我吧!大冷天让我去给你埋人,你知道今天多 少度啊?!」

「喊什么?让人听见告你进监狱……」戴眼镜的男人的目光流转到少年的身 上。

「???这屋子里除了自己人就是死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呵……」他一只修长的手指指向伤痕累累的少年。

「哦!?!」一身黑色的男人走过来,揉揉他疼痛的头,居高临下的说: 「太小了,我都没看见。」

「……哈哈,你这粗线条早晚被抓。」他走过来,擦过那个肥胖的男人,坐 到了床沿,顺便一脚踢开碍事的少年。

头、身体与地板接触的瞬间是剧烈的疼痛,不过托他这一摔的福,脸上阻止 他呼吸的布料掉了下来。

「龙……龙哥……钱、地盘我都给你,你饶了我吧……」肥胖的男人哀求着。
「喂……你脑子里装的全是脂肪啊?『秦』吞地盘什么时候留过老大?你该 后悔的是为什么你的地位那么高——」

「你……你也就敢对我们这种小帮派下手!等你势力大了,看他们不联合起 来对付你,到时候……到时候你的下场一定比我惨!」

「……一点都不可爱,连玩的价值都没有。」手伸进兜里,掏出一把血淋淋 的小刀,轻轻的舔舔,眼里有一瞬间流出那么一丝的愤恨。他站起来,逼近那个 胆怯的男人。

「我最讨厌杀你这种……废、物!」染血的钝刃刺进了他的身体,来回的出 入,仿佛要用他的血洗掉那刀上的血迹。

当那个身体倒下,他随便用旁边的床单把刀擦干净,往门边走去。

「哥!这个呢?」黑衣男子转过头问欲走出门的男人。

他头也不回的摆摆手:「随便你。」走了。

「看来那小卧底对你刺激是够大的……」拍拍身边苦命的手下的肩膀,叹息 一声:「老大没精神,咱们收拾残局吧。」再看被踢倒在地的少年,已经昏了过 去。

一个月后——一家小歌厅昏暗的包间中。

「啊……啊啊啊……!啊!!不行……啊……不行了……嗯……啊——!!」
女人娇媚、淫荡的叫声回荡在房间里。

身上的男人不知第几次在她体内释放,男人略显疲惫的站起身,穿好零落在 旁的衣服,走出门去。

——龙腾——黑道上新生势力「秦」的老大,现年二十四岁。

龙越——「秦」的二当家,龙腾的弟弟,二十三岁。现在正走在去他家的路 上。

到了……上楼、敲门,发现门锁着,一脚把门踹开,果然!可怜的孩子被脱 光了锁在地上大桌子旁,冷得浑身发抖、面色发青,小龙差点晕死过去,他老哥 真能折腾,现在可是隆冬!就算他家供暖再好也不至于把人脱这么干净锁在地板 上吧?!

这个被绑的孩子叫王齐——十七岁。一个月前,他们去杀某小帮派头头的时 候碰巧遇到的,因为他白白净净的,挺像那个死去的小卧底的,小龙就把他伤养 好了送给老哥。

当时他是这么说的——「我看你凌迟那小卧底没解恨,这个给你玩……」
就这样,这个男人把如此可爱的孩子丢进了火坑,这一个月……对他来说绝 对是煎熬。其实也不能怪小龙,那孩子当时的状态的确挺像个卖身的小牛郎,虽 然后来事实证明……他只是被父亲送去抵债……不过!错都错了,就错到底吧。
夜幕降临,小龙领一帮兄弟在酒吧喝酒,拍拍身边瘦弱的小齐齐很伤感的说: 「对不起哦……哥害了你。」

一天没吃过东西的齐齐在猛往嘴里塞饭(盒饭),很费劲的把嘴里的东西咽 下去,说:「没关系!」

「其实你可以走的……就我哥那喜新厌旧的性格,我拖他三天他准忘了找你 回来以命谢罪的茬,估计过一个月俩月的,他见着你都不一定认识你。」思考着 他那花心的老哥,一口酒送进口里。

齐齐瞪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坚定的说:「我不会走的!因为……我喜欢 他……」

「噗!!!!咳咳咳咳咳——!」他这句话差点呛死小龙,回忆这悠悠的一 个月,这个孩子是怎么过来的?他老哥给人家喂了春药把人家手脚加那里都绑起 来,一扔就是一天、说给饭吃就给饭吃,说饿两天就饿两天、说给个耳光就给个 耳光,有一次!他那变态的哥哥居然给人家刷肠子,弄的齐齐肚子大大地,然后 他居然睡觉去了!没人性啊!惨无人道啊!

这样一个男人,有什么好喜欢地?!不懂……不懂啊!

在小龙无法理解之即,背后的哥们们齐刷刷的喊了一句:「大龙哥好!」
小齐齐笑眯眯的粘过去,果然……又被这个不讲人道主义的男人揪着头发甩 到了一边,可怜的孩子……墙角哭泣。

「哥……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那么不是人呢?」抱着哥哥的肩膀问。
大龙笑眯眯的回答:「是你说把他送给我出气的。」

「那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那你要我对一个出气筒怎样啊?」

「哎……可怜的孩子……」

大龙转过头,冰冷的眼神落在发抖的孩子身上:「谁让你出来的?滚回去。」
「嗯……」很委屈的走了。?

齐齐喜欢他……为什么喜欢?不大清楚……不过大龙除了对他残忍一点,平 时还是个好孩子的。齐齐对那小卧底的事了解的不是很多,只是听小龙偶尔一提, 总之……大龙不是因为他背叛他而杀他,是因为留着他对「秦」有威胁,如果是 他一个人……那就无所谓了?

大龙偶尔也带他出去,只是怀里抱的永远不是他,总是另一个女人……每次 可怜的齐齐都只能委屈的坐在小龙旁边看那些女人跟他的大龙亲亲抱抱,不过也 不敢有意见,据大龙说……他没那资格。

蹲在房间的一角,等啊等啊等,午夜时……他才疲惫的回来。

他斜眼看着他,可怜的孩子蹲在冰冷的地板上发抖,今天又要干什么?最讨 厌夜晚了!?

「据说你喜欢我?」蹲在他面前问。

「嗯……」低着头发着抖应一声。

「哦……我喜欢被人喜欢,不过……你就不必了。」揪起孩子柔软的头发向 地中间甩去。

「呜……」摔得好痛。

他骑在他纤细的腰上,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语气略带嘲讽的说:「你喜欢我?
那就等于要接受黑暗的现在和空白的未来,你这种没有理想的白痴跟那些只 会跪着求饶的废物没什么两样!「

裤子被撕了下来,孩子无声的哭泣着,接下来是锥心的痛……他巨大的肉刃 在体内毫不留情的穿刺着,直到它被鲜血染红……

疼了一会,被折腾了一天的孩子昏了过去,不过……幸福的昏迷没持续多久。?


快窒息的感觉让他清醒,背后抓着他头发的手猛的一提,将他的头从浴缸的 水中提起,然后再重重的压下,纤细的双臂无力的挣扎起来,他终于把他摔向了 一边。

「醒了?」他居高临下的问,可是他根本没力气回答。

「自己坐过去。」他命令着,孩子的目光落在了灌满水的浴缸里,一个巨大 的假阳具立在水中。

「不要……不要……」他的哭泣换不来他的半点怜惜,想躲开的幼小躯体被 人丢进了浴缸里。

冰冷的水唤醒了伤痕累累的疼痛,他咬着唇忍耐的坐到那同样冰冷的东西上 面,颤抖着的胳膊吃力的支撑身体,背后冷水与血融合在了一起。

「好痛……啊……」痛也没用,他又不会放过他,只能等他困了觉得无聊了 才会离开。

「不够深。」他根本就无视他的痛苦!

孩子认命的坐得更深,如果他不那么做……等待他的是更残酷的事实。
这一个月,他起码减了十斤以上,早晚他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你以为说你喜欢我就会对你好一点?你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出气筒……」他 终于转头离开了。

可怜的孩子颤抖着站起来,自己放热水,自己清理,每天都这样,他玩够了 就自己睡觉去,根本不管他。?

把被自己的血染到的地板弄干净,把零落一地的衣服收拾起来,自己穿得厚 厚的蹲在暖气的旁边……也许他在他眼里连只狗都不如,没错……他对一只路边 的小狗都比对他好,为什么要这样?喜欢不可以吗?如果没有他,他那天恐怕就 憋死了,他救了他,可是他不是故意救他的……为什么?……

在冰冷的地板上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不是被阳光唤醒,而是因剧烈的撞 击而袭来的疼痛。

他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扔到床边:「滚床上去睡。」

钻进暖暖的被里,好舒服……

这是他对他温柔的底线,偶尔会让他睡床——在他要离开的时候。

龙腾真的很温柔,起码对别人都那么温柔,不然他不可能造就那么庞大的 「秦」,龙腾心思细腻,做任何事都三思而后行,从来不让人抓到把柄。
他在每个人面前都那么冷静、那么和蔼,就算是对一个凑过来的妓女他也不 会伤害,可是……为什么这样对他?

躺在充满他温度的被子里,伴着温热的泪水睡去……

一个乌云遮蔽月光的夜晚,大龙带王齐出去,据说是「升龙」会老大请大龙 去吃饭,当然也请了很多帮派大哥,其实就是他们看「秦」越来越大了不爽,这 次就是想看看这孩子的态度。

小龙呢……在省外,送一批货,这个超级打手不在……正是约龙腾的最好时 机。

看着饭店门口的阵势,齐齐有点害怕的躲在大龙背后。?

龙腾很难得的对他笑,还伸手拍拍他的小脑袋,这个小小的安慰动作让没被 温柔对待过的孩子感动不已。



走到桌子前,龙腾居然搂着他:「各位大哥好啊……真开眼界,这么多人, 居然有我这种小人物的坐位。」

坐在他面前,「升龙」的老大笑笑说:「你也不简单啊,敢自己来……」
「谁说我自己来?我这不是带了一个?」

「呵……我可是听说咯,大龙哥上个月收了个很可爱的小情人……大龙就是 跟常人不一样。」

「哟,这您就不懂咯……男人不比女人差的,尤其是这个……比女人强多了。」
说着,把齐齐拽到了面前,手居然搭上了他的裤腰带,顺势将他的裤子往下 拉,很色的舔一下他在外头有些冻冷的耳垂,很诡异的说:「可爱吧?」
小小的身体因他异常的举动而发抖,他一般都用来打自己的手现在居然轻轻 的爱抚着他幼小的象征,好象他常常这么做似的……

「可爱?那借我也玩儿两天吧。」

「大哥想要当然没问题。」他为什么要这样回答?!

扶着他幼小身体的手掌轻轻将他推了出去——「为什么?你不要我了吗?」
完全僵硬的孩子没了思考能力,乖乖的呆在陌生的男人怀里,之后……他只 记得一个画面,他离去的身影——?

——「这小子还挺懂事的。」

「我看也是,对老大这么尊敬,把自己情人献出来,真会拍马屁。」

「要不他今天还有命回去?」

「那小子也太狂了,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不行。」

「我看他就是表面服,心里气得咬牙呢。」

——陌生的声音说出的话——这是他把他扔给另一个男人的理由吗?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他正解着自己的裤子,猛的坐起 来:「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知道?」男人的大掌强行的撕下了少年的裤子,被吓到的孩 子一脚踢过去,可是却被他轻松的束缚住:「乖一点,也舒服一点……」舒服?
这种事怎么可能舒服?!

第一次是被虐得血流成河差点死掉,之后跟龙腾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 ……无论做多少次都不会舒服!唯一的感觉就是痛,就是难受!?

「我……不要!」大叫出来,龙腾做什么都无所谓,那是为了呆在他身边的 代价,可是为什么要被这种男人做那么痛苦的事?!

挣扎是徒劳的,男人的嘴凑过来——搞什么?!龙腾都没亲过他他凭什么要 给这个男人亲?!

「嗯!」为什么要把舌头伸进来?他嘴里的唾液都流到了自己嘴里,好恶心!


——「你他妈的居然咬我?!」被咬了舌头的男人恼羞成怒,一巴掌打在他 白嫩的小脸上,因为手劲太大,可怜的孩子被甩到了地上,捂着摔疼的身体,咳 嗽的口中流出了一些血丝。

男人揪起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看着他既厌恶又坚定的目光,皱一下 眉,就那样把他拖了出去。

不久,王齐被带到另一个房间,这里……有四个男人正坐在一起打扑克,他 们看到拖着自己的男人走进来就站直了给老大问好,揪着自己头发的男人把他重 重的摔在他们打扑克的茶几旁,冷冷的说:「赏给你们,白来的,随便玩儿。」


——「这是那条大虫送给老大的吧?」

「喜欢玩小男生,变态男人。」

「呵……咱也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随着一阵布料破损的声音,洁白、稚嫩的身体暴露在布满烟雾的空气中。
「皮肤还真好……比女人的都滑。」男人的手覆上了单薄的躯体,贪婪的揉 搓把幼嫩的身体弄出了一片淡淡的红。

另两个男人的手也伸过来,抚摸着他颤抖的身体——恐惧笼罩了全部,没了 刚才的坚定,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恐惧。

像个小女孩似的哭着摇头,连说不要的气力都没有了,当眼前的男人掏出了 巨大的肉棒,他绝望的呼喊淹没在了剧烈的疼痛中……

被强行打开的双腿分得好痛,感觉骨头都要断了。容纳着无法容纳的巨大的
后庭因血液的润滑而发出淫秽的声音——比冰冷的假阳具更可怕、更陌生的东西
在体内穿梭,无声的哭泣着摇着头,哭也没有用……好痛,身体好痛,可是 身体的痛远没有被他抛弃的痛深。

「唔……呃……」另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欲望放进了他的嘴里,它 的液体流进了喉咙……好恶心,好想吐,可是它却堵着他的喉咙,他只能呜咽着 任它来回穿刺。

以前龙腾从来没要求过他做这种事,为什么现在他要为另一个男人做这么恶 心的事?!

「——!!」在下面冲刺的男人加快了速度,巨大的凶器仿佛要把他弄坏, 他明显的感觉到……它在涨大。陌生的物体在体内释放了他的浊液,因为嘴里堵 着的东西而无法痛呼出声,只能忍耐着热液在体内流动的厌恶感。

按着他头的男人终于将巨柱抽出了他的喉咙,可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他又 从伤痕累累的后庭冲了进来,刚张开口想大叫,又一个同样恶心的物体塞进嘴里。
无力的双手被人抓住,抚摸着令他欲吐的东西——如果可以,现在就让他死 掉吧!

另一头,小龙回到大龙家交差,四处踅摸着齐齐的影子:「哥,你又把他藏 哪儿了?」

「谁啊?」

「齐齐!」

「他啊……晚上的时候被我送给升龙的老头子了。」

「啊?!!你说『送』是……?!」

「那老头儿老看我不顺眼,送个礼物安抚安抚他嘛。而且那孩子本来就是你 送我的,不喜欢了就送人嘛。」

「——你什么时候喜欢过他?」

「做爱的时候。」

「呵呵……你还真坦率。」

「那当然,我很诚实地——」

「给我把他要回来!!!哪儿有哥哥拿自己弟弟送的礼物送给别人的?!滚!
不把他要回来你就不是我哥!「

「干吗生那么大气……不就是个孩子嘛……」

「去不去?!不去我踹你哦!」

「去去去去去,我去就是了嘛……干吗那么激动?我才是你哥!」

「我没你这么没人性的哥哥!」

「黑道大哥要什么人性啊?再说……是你让我拿他出气的……」委屈的嘟囔。
「滚!!!!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明天早上再去?」笑。

「那还能活吗?」

「应该……不能吧?」

「那你还不现在去?!快点!他死了我要你偿命!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 你也舍得!去啊!真踹你哦!」

「……我这不穿衣服呢嘛……这年头,都是弟弟欺负哥哥,没辙……」
——紫红的烫伤、青绿的撞伤、紧闭的双目、混杂着汗水、血水、精液的身
体……他的唇在颤抖,即使已经昏迷过去,他也似乎睡在恐惧之中,被伤害 ……

被侮辱,一定很痛,是吗?

内外的伤痛让他昏睡了一天又一天,四天后……持续不断的高烧才有了欲退 的趋势,可是神智似乎还不是很清楚,这几天小龙见到大龙就指着他骂,说他毁 了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就像他毁了自己一样,骂得大龙百口莫辨。

被弟弟指责的哥哥无奈的守在他的床边,每天亲手帮他换纱布……看着那张 因身体被触碰便微微皱眉的小脸,他想起了那天抱他回来的情形——为什么要握 紧拳头?为什么要脱下自己的衣服把他包住?……

也许弟弟说得没错,他的确是个可爱的孩子,柔软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小 小的耳垂、高挺的鼻梁、红红的小嘴、细致的皮肤……还有……紧质、灼热得让 人着迷的部位。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想起那个背叛他的人,也许……他真的把这个 孩子所有的美都看成了罪恶……

这样对他,为什么还可以说「我喜欢你」?他应该恨自己才对,就像自己恨
他一样……

「嗯……」

抽回抚摸他脸颊的手,看着他慢慢的张开眼睛。

「啊!!」发现自己躺在有他温度的床上,他为什么正看着他?!

身体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个梦!他把他扔给了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又把 他扔给了四个男人,那四个男人对他做了什么?清晰的记忆浮在脑海,挣扎着想 起来,却因为头晕而重重的摔在了枕头上。

「别乱动,你在发烧……」

「我要回家!!!」

「……你不是说,你讨厌『家』吗?」那么穷的家,那种被金钱的铜臭污染 的父亲,没人会喜欢。

「我要回家!!呜……在……在哪儿都比在这儿好……呜……我要回家!」
白净的脸上又布满的泪珠,他第一次真的抗拒他……

「别哭了……」伸手想擦掉他的泪水。

却被他一把打掉,他哭着,好象要喊破沙哑的喉咙:「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玩具玩腻了可以扔掉,为什么要把我扔给别人?!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为什么!!!
呜……」

「我不是又把你接回来了吗?别哭了……」

「我不要!我不要再被你扔来扔去……」他胡乱的擦着脸上的泪水,无论如 何都不肯让他帮他擦掉,继续哭喊:「好痛啊!!哪里都痛……你对我做什么都 可以……为什么要把我扔给别人?!我做错什么了吗?你还不如杀了我……我不 要……呜……好难受,好恶心,好痛,好过分……呜……」

「……很痛吗?」

「废话!痛死了……哪里都痛……呜……痛了好久,现在还痛!」

「比跟我做的时候还痛?」

「嗯!」

「……很可怕吗?」

「嗯!!!」

「比我可怕?」

「嗯!!!!!!」

「呵……」笑什么?

「干什……」因在发烧而有点干涩的嘴唇被他湿润的舌头轻轻的舔着,那条 陌生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搅动的恶心感还在脑中,因此可怜的孩子畏缩着不肯张口, 他轻轻的钳住他有些尖的下巴,让他张开嘴……

——他的手在做什么?!

根本没空理他那条在自己口中肆虐的舌头,注意力全在他那只在自己身上游 走的手上。刚才因为体温高,头又晕晕的,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所以没 发现……被子下的自己好象……什么都没穿?

他的身体压了过来,纤细的手臂无力的推阻:「不要……好痛……」

「我还什么都没做,怎么会痛?」

「可是……你要做……」

「呵……」你笑什么?为什么要摸那里?啊!!!你干吗用舔的,好痒的!
身体好热……本来就好热现在更热,快晕过去了……不要舔了!

「不要……」抓着他深黑色的头发拒绝着,可是他同样火热的舌头已经咬上 了他小小的乳头,被湿润的口腔包裹……好舒服……

「比我想的好吃……」咬。

「啊!……不要……不要这样……好奇怪……呜……」继续哭。

「嘘……不想痛的话就乖一点。」乖一点?乖乖的也一样会痛啦!以前他哪 次不是很乖?结果还不是被折腾得好惨……不要嘛!

「不要……不要摸……摸那里……啊……好热……呜……」眼泪哗哗的流, 分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了。

「不要摸……哪里?」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犹如催眠他的咒语……
「就是……你现在摸的……呜……不要!」觉得自己像那些可怕的男人一样, 那个涨得越来越大了……为什么被他摸就会变成这样嘛?!?

「什么?我现在在摸什么?」明显的感觉到那只手在流泪的领口上划来划去, 一波波陌生的感觉刺激着神经,可怜的孩子擦着通红的被泪水弄湿的脸不知所措, 想侧过身去躲开那只让自己变的如此可怕的手,可是……却无能为力。

他低下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在他手中立得象模象样的小东西,舌尖拭去他挂 在眼上的泪珠,给他一个天使一般的笑容……对,天使,如果他不是在做这个, 齐齐一定认为他是天使。

「不要……啊哈……啊……不要……不要这样对我……呜……求求你……不
要……「被陌生的感觉吓到的孩子哭着拒绝,比他打他的时候哭得更可怜。?
「你病了……」他灼热的呼吸打在他红透的脸上,轻轻的贴在他耳边说: 「可是碰巧我又想要……怎么办?……我不弄痛你,你乖一点让我做,好吗?」
听不懂啦!!!他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他只知道他嘴唇在吸食他因发烧而灼 热的皮肤,每个地方都不漏,细细的啄吻着……他刚刚说他好吃?这样下去一定 会被吃掉的!一定会!?

「哇!!!你要干什么?!不要舔……那……那……那……那里……唔——!」
他什么时候也脱光光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亲上面变成亲下面的?不知 道。他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腿架在肩上的?现在!

下面那个人根本不听他说话,依然用自己的舌头拭掉它的泪珠,舌头滑下去 ……在有些松软的小球上转啊转——发烧不是身体轻飘飘的热乎乎的感觉迟钝?
为什么现在感觉那么清楚?!

他居然把它含进了嘴里,他不嫌脏啊?!……

「不行啦……会弄到你嘴里……呜……放……呜呜……放开我……」可怜的 孩子哭啊哭,下面埋头于自己双腿之间的男人不仅没有把它放开,反而更用力的 舔吮,直到他青涩的液体洒在嘴里。

「这个……当道歉了。」你那么折磨人家!这样就算啦?!怎、么、可、以、 这、样?!

可是这个笨小孩已经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冲昏了小脑袋,把身体的疼痛都规 进了「无所谓」里,扑到他宽阔的胸膛里哭泣。

「别哭了……」摸摸小脑袋。

感觉到他的手从背后探下去,想躲是来不及了,弱小的身体只能被他压在床 上,泪湿的眼睛控诉着他:「你……你说不痛的,你骗人……呜……」

「只要你不乱动,就不会很痛的……里面刚上过药,滑滑热热的……不信你 自己摸摸?」禽兽!人家刚上过药他还欺负人家,呜呜呜呜……不要活了。
「啊!!!」不管怎么说,伤痛缠绕着的身体还是不愿意接受那么大的异物,
无力的哭泣着指责他:「好痛……你骗人……呜……我要回家……呜……呜 呜呜呜……」

他的手抚着他不知因发烧还是因情欲而滚烫的身体,似乎很忍耐的说:「别 再动了……我会忍不住的,再忍一下……一会就不痛了,乖……」

他开始缓慢的动,一点一点的进入,一点一点的退出,只是退的没进的多。
平时都很快的,今天为什么这么慢?想让他痛得久一点?为什么?!因为他 说要回家,他生气了吗?所以才要欺负他……呜……不要!

「啊……啊哈……放……嗯……放过我,求求你……呜……我再也不说……
不……啊……再也不说回家了,放开我……呜……我不要这样!——啊!
「今天的龙腾好奇怪,把他吓坏了嘛……

「我说过……你在养病,所以不能像……以前那样,别再哭着求饶了,我会 想欺负你……」你已经在欺负了!

「不要……啊哈……啊啊啊——!不要……不要了……出去啊……呜……拿 出去……求你……呜……」布满红晕的小身体轻轻的颤抖着,无力的摇头,分不 清是口水还是泪水的流了一枕头,管不了现在的自己有多难看,不要就是不要!
他自己觉得丢人,后面那个却在着迷的摸着他炽热的身体……?

不要!不要整个插进来啦!很痛的!

「是……这里吗?」根本听不清他粗重的喘息中夹杂的疑问,孩子继续摇头 摇头摇头,可是当那个东西碰到里面,就不禁的大叫出来,这算是给他的答案吧?
他完美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身下这个孩子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好象 连舒服还是难受都分不清楚,不过他虽然一直说不要,但后面那张小嘴却每次出 来的时候都收得紧紧的不舍得离开它,他一定什么技术都不懂,这个算天生立质 吧??

如此令人着迷的身体,几乎让他沉沦进去……沉沦到忘了「爱」的教训。
——熟悉的寒冷,冷得让人发抖——梦吗?

寒冷的冬夜,两个十多岁的男孩颤抖着坐在冰冷的街道……为什么?

——自记事开始,父母就在无休止的吵架,有时候……爸爸甚至动手打妈妈, 爸爸总不回家,他说他想做大哥……他现在这么拼命就是为了全家日后能过得好 一点。

可是妈妈受不了那种黑暗中的生活,别的女人可以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她却 每天都提心吊胆,见到警察就害怕,小时候……常常埋怨爸爸不陪自己和妈妈, 常常……看着妈妈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床哭泣。

十岁的冬天,窗外飘着点点的雪花,妈妈说她受不了了,她不要这种家,她
不要这种生活……

在夫妇吵着孩子该归谁的时候,破旧的居民楼下,汽车引擎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们停止了争吵,妈妈的身体开始发抖,她哭了。

爸好象知道什么,拿件外套要出门,对生活了十四年的妻子说:「孩子给你, 别让他们再吃苦了。」

可是妈妈却拉住了他,唤醒了刚刚睡着的弟弟,她把还未清醒的孩子扔给了 莫名其妙的男人:「你毁了我一辈子,临了还要扔给我两个累赘?开什么玩笑?!」

她把男人推到了窗台旁的梯子前,关上了窗子,之后……遥远的楼上,传来 了一阵女人绝望的撕喊,那一刻,他看到了爸爸眼眶中的泪。

爸爸带着自己和弟弟坐上了那辆破旧的车,急驰在被冰雪覆盖的道路上,弟 弟在问:「爸,妈怎么了?」

爸爸空出一只手,摸摸弟弟的头,说:「妈妈走了。」

后照镜上映着车灯的光芒,男人绝望的看着它,将车开进了一条脏乱的小巷, 停下车,把两个孩子扔进了一堆破烂中。

不知为什么,他捂住了弟弟的嘴。

孩子漆黑的眼睛目送载着父亲的汽车离去的影子,随后……四辆摩托和一辆 轿车追了过去——下雪的冬天,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安详。安静的夜里,世 上又少了一个罪犯,多了两个孤儿——夜……延续下去,当阳光取代黑暗,照亮 雪白的街道,警方在小巷的尽头发现了一个男人被刀、棒砍打得模糊不清的尸体, 调查后……找到这个男人的家,凌乱的屋子中,是一个女人破损的身体。最终— —尸体化做了骨灰,不知洒在了哪里,存留下来的,只是一个未破的案件,几张 纸上记载着资料,被尘封了起来。

现在,自己已经是个大人,已经走上了父亲无法走上的地位。

小时候,最想做的是警察,抓光所有坏人,这样……大家都不做坏人了,就 不会有像自己一样的孩子,也不会有像妈妈那样总在哭泣的女人。

长大了,自己也是个坏人,把别人的生命操纵在自己的手里,每天的日子是 打打杀杀、伴着腥风血雨,小时候那个天真的梦想早已不复存在,不过……他现 在这样,杀的坏人一定比警察多。

——梦,有时候很虚幻,有时候……却真实得让人发抖。

张开眼睛,身边是少年温热的身体,下午的时候可能是做得过分了点……人 家的伤才刚有点见好,他就那么折腾人家,呵……估计又得多躺好几天。
今天晚上还有事做吧?弟弟好象约了自己八点去什么饭店集会,哎……做个 老大真辛苦。

伸个大大的懒腰,坐起来穿衣服,习惯性的帮同床而睡的人盖好被子,走出
家门——

一家小饭馆的包房门外、墙的角落、盆栽的旁边,蹲着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 男人,他蹲在那里做什么?吃方便面。

一个小喽罗看不顺眼,走过去斥责:「一会老大就来,你呆在这儿让老大看 见了不劈了你!」

「不会啦……」继续往嘴里塞面条。

「让你起来——!」刚想一脚踹过去,背后的领子却被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 抓住,狠狠的往后一带,顺便再踹一脚:「新来的小东西就这么狂,以后还得了!」

「你别总往我前头挡,人家都知道『秦』有你小龙不知道我大龙是谁了!」
喝汤。

「你有毛病啊?在饭店里吃泡面!」

「饿了嘛,中午就没吃,先垫个底儿。」

「……你差不多一点,总这样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咱哥俩要过饭了。」

「哈哈!又不丢人,没关系啦……」

一样飘雪的冬季,一样相依为命的兄弟,却不再是当初看着父亲的背影什么 都做不了的孩子,现在他们可以互相依赖、互相弥补,他们不再是漆黑的雪夜中, 哭泣的少年了。

午夜,疲惫的回到家里——换好的纱布都收拾在了一起,用完的药膏收了起 来,清理过的身体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衬衣……

地板上铺了几层厚厚的棉被,幼小的身体裹在被子里,睡得正熟。他似乎总 那么乖,总提前做你要他做的事。

脱外套,懒得洗澡,直接扑到床上睡觉。

清晨,张开干涩的眼睛,看到本该躺在地上的少年正艰难的向放药膏的柜子 移动,不觉的想笑,知道还要用放那么远干吗?

走过去,打开抽屉,拿出来,递给他:「要我帮你吗?」

他摇头。一只纤细的手臂扶着冰冷的墙壁,另一只接过药膏,再艰难的移回 自己打的地铺。

「我一会出去,你去床上休息。」拿起昨晚随便扔在地上的衣服,洗脸去了。?
洗了脸刷了牙,回去换衣服,好象……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其实也没 看到什么,因为他听见他要进来就翻过身提上了单薄的睡裤。

「真的不要我帮?那种地方……自己怎么弄啊?」好心的提醒,绝对不是别 有居心。

「不……不用了……我可以。」小脑袋摇啊摇。

「哦……那你擦给我看啊。」这个有点不良企图了吧?

「……」红着小脸褪下裤子,沾了药膏的手指试探着伸进去,可能因为疼痛 ……肩膀偶尔轻轻抖一下,可爱的小嘴里也不时的传出一声呻吟。

看不下去了——「我走了。」

几乎每天都这样,白天走,半夜回来,偶尔也不回来,但不回来一定会告诉 他,免得他又睡在地上?也许吧……

平静的度过一天又一天,一切都跟以前一样,他睡床自己就睡地上,他出去 自己就睡床,除了做过后的休息……好象还没跟他睡过。说一样……其实也有不 同吧?他最近都没欺负过他。

齐齐的伤好了以后,又是以前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了,见到大龙就往身上 粘……哎,不知死活。

不过……即使好了以后,龙腾也没欺负过他,还是每天早早出去,晚晚回来, 很少说话,完全无视。?

那天晚上,快睡觉了,小龙来了个电话,让他去酒吧一起玩。好象好久没见 到小龙了?小龙一直好象个大哥哥一样照顾他(大龙留下的优良传统)。
酒吧门前,小龙等着他……

刚到的孩子被小龙拽进去,还没跟大龙说上话,另一个女人就扑到了他怀里, 齐齐像以前一样,乖乖的坐到小龙身边,什么也不说。

「大龙哥好讨厌……来了都不叫我。」女人在他怀里撒娇,他笑着捏捏她的 下巴哄哄——他从来没哄过他。

「哎……」小龙看着他正在摧残齐齐心灵的哥哥叹息,拍拍齐齐的小脑袋问: 「吃饭没?」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寒江独翁 金币 +5发帖辛苦啦!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解剖美少女徐萍】 下一篇:美女撩人姿态[14P]

色姐妹 色姐妹插姐姐 色妹妹 欧洲熟妇色 黄色一级全祼 色七七亚洲av 色姑娘综合站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avgg888@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